你只能去愛…愛到讓他看見耶穌。

他來到我們的面前,帶著他的問題—重病與生死。但是,誰能解決重病與生死呢?

如果你是一個以天下興亡為己任,把人間苦難扛在肩膀上的人,你充滿正義感,一整個心都是用愛做的,無法看見別人受苦,習慣為別人解決問題,只有在看見對方好起來或改變了你才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有價值有意義,那麼,我想跟你分享另一種愛人的方式--以無能的能力去愛人。

來到我們當中接受我們關懷的,他/她的問題大部分是無法被改變的,或者說,不是我們能改變的。如果他/她或他/她的家人今天沒有癌症,沒有末期疾病,那麼他/她不會成為我們服務的對象,我們可能一生都不會認識這個人,不會有機會與這個人在人海中擦肩而過,甚至都不會知道有這個生命的存在。

他來到我們的面前,帶著他的問題—重病與生死。但是,誰能解決重病與生死呢?

我自己也曾經像唐吉珂德一樣,一個帶著高貴理想與對生命充滿善意的騎士, 單純地想要撫慰我視野所及之處的一切人間苦難。但是後來,我明白我所走進的服事場域,是面對生命最終極的議題;你無法解決生命終極議題,因為你無法操控生命長短,改變疾病的速度。於是,你只能謙卑,無盡地謙卑,在看似無能為力中,冀望能繼續愛一天就是一天,能陪伴病人走到生命終點,然後把他的手交託給神,與他寧靜道別。

如果你開始在陪伴中感到無能為力,你可能不知道,你在無能為力中陪伴對方,你所感到的無能為力,也是對方的無能為力。你不知道如何繼續陪伴,很多時候你幾乎無語,卻又害怕沉默,想要避開,想要結束讓自己感到慌張,尷尬的挫敗感。而這也正是對方對自己生命的無奈感受,他很可能也想要從這樣無法逆轉的困境中逃脫,甚至想要提前結束生命旅程。這時,因著你看見自己的有限,而在生命面前謙卑下來,你不再尋求自己能夠改變別人生命的能力證明,而是尋求單純地與對方同在。你終於開始明白對方所經歷的真實苦難與掙扎是怎麼一會事,你也許開始能感受“道成肉身”的愛需要多大的胸懷,你此時的陪伴,成為病人在困境中真正的知音。

你依然改變不了他的問題--重病與生死,但是,你減少了他獨自行走生命最後一程的孤苦與艱辛。

你只是單純地去愛,愛到讓他認識耶穌--這是一位關懷陪伴者所能給予他人的最大祝福

你不再聚焦於如何與時間賽跑,想方設法地用言語去儘快說服一個人接受耶穌。你明白自己的身份-- 一個被呼召去愛的人,你真切地明白,只有放下焦慮與盤算,才能真正與對方同在。 

因為愛,是以生命感受生命,以生命進入生命,以生命映照生命,以生命完成生命。

你只能去愛,愛到讓他擁抱耶穌。

 

   [在為心靈關懷熱線義工進行督導後,突然有很深的感觸,覺得必須把它書寫出來,希望之心-角聲的義工是很不容易的一份服事。看見這些用生命熱誠虔敬地服事癌症,重病與末期病人的義工們在面對他人生命苦難時內心所經歷的波瀾翻騰,我常常感到深深的敬意與隱隱的心疼。

但是,我無法把他們從陪伴重病與末期病人所感受到的無能與無力中解脫出來,因為這正是這份服事的特質之一。所以我只能把我自己在陪伴癌症,重病與末期病人時走過的心路歷程與他們坦然分享,把我在曾經的挫敗,失望與懷疑中所學習到的,對人性與愛的體悟真實地呈現。祈願他們由陪伴他人生命苦難時所獲至的理解,成為他們自己生命中,愛的深沉迴響與銘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alinglove 的頭像
healinglove

在囘家的路上,找尋祂的身影-- 安寧療護中的愛與殤慟。

healing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