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什麽樣的巧合,我每囘前來探訪阮老先生的時候,縂是踫到陰雨的天候。 然而,即使天色因而顯得沉鬱,在我驅車前往的路途中,心緒卻從未感到一絲絲的低盪。 因爲,這個平凡家庭像個愛的貴族,讓人會忍不住嚮往活在其中的溫暖與安心,並且敬重起他們在困境中所展現的敦厚,樸實,知足與謝恩的生命姿態。 

 

愛的貴族

他們的家園在上個世紀經歷戰爭的蹂躪,全家人在山河變色的一夕之間,被席捲進海上難民潮,漂漂盪盪,在汪洋與陸地浮沉遷徙。經過十幾年的流離聚散,全家人終于在美利堅的一隅團聚,了卻了天倫摯愛之間揪心的掛記與懸念。

儘管散盡一切身外貲財,也不再擁有驕貴的身份,他們依然如此富有。在他們的身上,我沒有嗅出無法忘情昔日家道的自怨自艾,因爲認份與惜福的心態,簡陋的兩居室福利公寓,仍然活出一屋子相依相愛的氣息。那樣自然流動在家中的溫馨,讓靠近他們的人,也感染上一種幸福的氛圍。 

阮先生的女兒自第一次見到我開始,就用她自母親那裏習得的不慎流利的閩南語稱呼我為“阿姐”,有時候,如果孫兒也出現在我來訪的時間裏, 阮老先生和太太就會讓孫兒和我這個“阿姑”打招呼。

對於這樣的稱謂,它是徹底的顛覆我所接受的訓練裏關於病人,病家與輔導員之間的專業距離。但是,我並不覺得需要去糾正或作任何澄清與説明,因爲我明白,在這裡面沒有那種刻意攀附的世故或隱藏的期待,而是這個家庭對於我這位陌生的伴護者,所表達的自然的親近與敬意。這樣主動的善意與接納,對於我們即將一起共同面對與經歷的艱難時刻,是一種極爲正面的力量儲備。因爲那代表他們對外來幫助的開放與信任,信任他們接下來這一段顛簸的人生路途不會獨自辛苦掙扎,而是有一個懷著愛與善意的團隊在提供他們全人,全家與全程的協助與照顧。

心理輔導的角色在這樣家庭裏是完全陌生的概念,信任關係的建立於是就從如家人和朋友的閒談開始。因爲他們是有故事的人,我得以慢慢的從聼他們回憶裏的風霜漸漸與他們熟悉與靠近。因爲阮氏夫婦幼年各異的移民背景,我必須中,台,英語三种語言同時交互使用,有時候出現腦袋或舌頭打結的狀況,他們一家人也不避諱的放聲的笑。不做作的質樸,讓我們的談話顯得自在,舒服。

今世來生

今天,在我們的訪談中,阮老先生比起往常安靜,太太戴著老花眼鏡坐在一旁的沙發椅上織著毛線團,那是給老先生因病症導致循環功能不良而臃腫冰冷的雙腳編織的毛襪。阮太太說外頭買的制式毛襪,穿起來不舒服,總是把老先生的腳踝緊緊束縛住,綁出了一道道發紅的痕跡。 躺在電動醫療床上的老先生,輕輕的嘆了口氣,低聲喃喃自語了幾句,大意是說,老太太眼睛不好,又縂愛瞎操心。

我看著老先生,覺得那一聲嘆息真是意味深長,那是老派的愛情裏,對`相伴一生的愛侶,不着痕跡的不捨與感激。

接著老先生突然紅了眼框,轉身望向床緣的另一端。 老太太沒擡頭,繼續做她手中的針線活兒。我輕輕的拍著老先生的手背,沒立刻說什麽話干擾他心中霎時千頭萬緒的感受。有一些傷痛是非常珍貴的,如暗濤洶湧,可能積累多時,甚或一生。這樣的情感流露不常出現,需要極大的勇氣去跨越那攔阻在心中的糾結。多年來,我逐漸學會抑制自己天性裏,那种想要立時抹去他人眼中的淚水,想要即刻撫慰他們胸臆中湧動的傷慟的衝動。我學會不急於遞上手巾與面紙,而是讓這些極度壓抑的情緒,透過哭泣得着疏解,讓這些疼痛的生命,有機會與自己的淚水裏的感受與力量聯結。

然後,老先生這樣說我心裏苦啊

接著這一句話之後,是蒼老的面容上靜靜流淌的淚水。

我握緊他的手,對他點點頭, 是啊,您辛苦了。 

老先生的苦在於他覺得自己成了家人的負擔。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都說大難來臨各分飛,但是一路以來自己竟奢侈的擁有家人不止息的敬重與關愛。這種幸運的背後,隱藏多少家人閉口不談的痛苦與壓力。身為一個男人,他理應是家中的頂梁柱,理應是那個再難再苦也要把三餐帶囘家裏的人,自己再冷再寒也要替妻兒添上暖被溫衫。在異國他鄉,因著他落魄,妻兒跟著一起漂泊,之後因著他患病,妻兒又跟著艱辛,這樣的愧疚和不捨,不是止痛劑可以片刻舒緩的。

老先生接著說, 下一輩子他要輪迴再認識太太。 再當夫妻嗎?我微笑的問他。 

不當夫妻了,我當她兒子,這樣我就可以好好照顧她,給她過好日子。

一個男人所能許諾給摯愛的未來,不在今世,在來生,這是怎麽樣的深情與無奈? 

我很想知道老太太的想法,轉頭望向始終靜默不語的她,我問,當兒子好嗎?

老太太推了推眼鏡,把手中織得差不多了的毛襪移到一旁的桌燈下仔細檢查,不刻意思索也沒什麽特別的表情,只淡淡的說

當什麽都好,在身邊就好。 

一個女人所能給與摯愛最大的諒解與安慰--今世來生都好,在身邊就好。

這樣的一刻是不該被打擾的,我再一次輕輕的撫觸了老先生的手背,起身,拍了拍繼續做針線活的老太太的肩膀,關上房門,結束我這一次的探訪。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一些與其他病人的對話。曾經有病人在臨終前的未竟事宜是希望換一個不一樣的丈夫, 也有人立下遺囑絕對不跟死去的太太葬在同一個墓園,希望死後的日子可以圖個清靜。

雖然,此時天色黯淡陰雨綿密,這一戶窮得只剩下愛的貴族,讓靠近他們的我,也感到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alinglove 的頭像
healinglove

在囘家的路上,找尋祂的身影-- 安寧療護中的愛與殤慟。

healing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