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漸漸的感受到深秋的寒風在鼻腔裏流動,這種沁涼的感覺非常陌生。有時候,我會深深的吸一口氣,確定這自在流動的氣息還在,沒有消失。另外,我還得不時的提醒自己,我的鼻子已經修理好可以使用了,不用再當人魚公主,不需要再用口腔呼吸。纏困了我九個寒暑的呼吸問題,終于結束了。原來,能夠自在的吸吐著空氣,並非理所當然,而是需要被珍惜和感激。

 昨天我囘醫院復診,見着了我的主治醫生。我們仿佛久違的親人一樣,笑盈盈的看著對方,他等不及的告訴我切除部位的化驗結果一切正常,我等不及的告訴他我終于可以自在呼吸,可以香甜成眠。這位如父兄般溫暖的醫生,在我出院的隔天早晨就打了電話問候我,爲了確認我的疼痛與出血現象是否已經緩解。在我們這囘短暫的會晤裏,他仔細的檢查了我鼻腔傷口愈合的情形,溫柔的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然後頻頻的詢問我有沒有任何的問題。我其實沒有什麽疑問了,但是捨不得起身離開。捨不得自己的生命被真誠關懷著的感動,捨不得親自體悟了生命與生命交會時,用心的給與所能產生的療愈力量。

 我們握手道別,走出診療室後,我把前晚預備好的感謝卡交給櫃檯小姐,請她轉交醫生。我希望他能知道,我對他的感激除了他專業身份裏充分展現的技能與倫理,更多的是他流露的真正醫者的心腸與風範。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想著這一次手術的過程與其中的一些心境。想著所有我收到的,遠處近處,熟悉或陌生的問候與關懷。想著那一束未具名的花束。想著關於接受和給與。 

上個周末,我收到一束未具名的花束。致意的小卡片裏,只有簡單的兩句話, Eat Well, Rest Well.

這是一束極爲雅緻的花束,淡鵝黃色玫瑰相間著我說不出名字的翠綠色花草,優雅的置放在一只鑲著銀色十字架的乳白色陶瓶裏。這一整束花的色彩和調性相當一致。含蓄,恬靜,像冬日剛剛離去,春天便悄悄來臨的甦緩氣息。

 我感受到這是一份用了心思的贈與,卻不明白爲什麽沒有具名。

仔細的列出知道我新居所地址的人,加上教會裏幾位與我極爲熟稔親近的朋友,我開始細細的推敲,究竟是那一位自己人假扮成神秘異客來逗我開心。或者,花店作業失誤,把送花人的姓名遺漏了。我打了電話給住處附近好幾家花坊,試著揭開這個美麗的謎團,但是,沒有得到任何綫索。一整個晚上,我像隻蜜蜂一樣,心神不寧的來回望著這束優雅沉靜的花束,頭痛的告訴自己,以後送花給別人,一定要記得署名。

但是,也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如果送花的人覺得匿名是最適當的安排,那我不妨就單純的接受一份不求紀念與感激的関愛與祝福。

大致上,小女孩都喜歡花朵與別出心裁的驚喜,但是,我早已過了那種會期待或幻想有一位躲在暗處偷偷關心我的長腿叔叔的年紀。那麽,還有什麽緣由會讓我因爲找不出送花的人而覺得煩惱呢?因爲怕輕慢了他人的善意,擔心自己對人情不夠周到嗎?還是焦急別人的關心沒有得到我感激的囘應,會因此而難堪芥蒂呢?其實,自己向來都不是長袖善舞,禮數圓融的人呀!

 

關於接受

其實,這是我生命裏一道隱晦的難題,我習慣給與,卻沒有能力接受。

我童年的成長經歷裏,由於無法自最親近的依附對象找到生存所需的安全感,年幼的心靈逐漸發展出一套安全卻很孤獨的生存信念-依靠自己,完全的依靠自己。同時,扭曲的自我認知讓我負起了母親婚姻失敗的責任,為了自我彌補我的歉疚與羞愧,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決定當一個好女孩。一個不能吵鬧彆扭,不能生氣駡人,不能顯出自己的軟弱與需要的好女孩。並且,好女孩必須是很堅強很獨立,不給人添麻煩,不需要同情與施捨。一直以來,我總是雲淡風輕,嫺靜自持,並且甚少讓人為我擔憂。在最爲艱辛疼痛的一些人生時刻裏,我向來自舔傷口,從不在別人面前梨花帶雨。

這樣的生存信念使我在困頓的環境中,看著各樣臉色安全的存活了下來,吊詭的是,我卻成爲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

我逃避衝突,避免麻煩別人,並且有著過度敏感的自尊心。對於他人的幫助和給與,如果無法拒絕,我總是等不及要儘快加倍回饋,不願意對人有任何虧欠。

歸根究底,這是既堅強又脆弱,既驕傲又自卑的我,對愛,既渴望又抗拒的糾結心態。

 

關於給與

在我成爲安寧社工師之後,我經常喜歡送我的病人小禮物,除了簡單淡雅的花束之外,還有帶著特殊意涵的小飾品。一個行將就木的臨終病人有需要,或者還會想要擁有什麽物件嗎?沒有任何事物是他們能夠真的擁有或者帶進死亡裏去的呀!

然而,我發現,只要一個生命還活著,那種被愛被真誠祝福的感受是可以被擁有的。並且,這樣的感受能夠被掛在懷裏,披在心間,成爲無聲的安慰陪伴病人直到他們告別地上歲月。健康的人需要感到自己擁有對某一個人,或某一些人的特殊性或重要性。臨終的病人同樣有這樣的需要。

我曾經送給一位獨居的老奶奶一個充滿東方風情的床頭夜燈做為聖誕禮物,我告訴她這是上帝透過我傳遞給她的陪伴。在她風燭殘年的最後臥病數月裏,她的床前日夜點著這盞燈,直到她陷入彌留,走完人生終站。另外,也送給另一位病人一個在水晶球裏鑲嵌著祈禱小天使,並且輕輕一搖晃就會有銀色雪花漫天飄蕩的音樂盒。在她的遺體被禮儀師接走以前,家屬們在淚眼中不斷的重復播放,成爲他們與病人最後共同聆聽的一曲樂章。

一份及時的給與帶來及時的愛,而唯獨愛能夠同時驅散死亡與生存的孤寂。

既然,我在僻靜清寂的安寧伴護裏看見愛的箴義,為什麽我不能一致的對待自身的接受和給與呢?

耶穌在釘十字架前曾替他的門徒們洗腳,其中一位門徒彼得因爲驚訝且惶恐于自己的不配,他對耶穌說,你永不可洗我的脚!”耶稣说:“我若不洗你,你就與我無份了。约翰福音 13章8節)

原來,與愛連結必須願意冒險,願意把自己最不堪,最軟弱,最想隱藏的部分坦誠在愛之前。

如果,不想一輩子待在那個安全卻孤寂的塔裏,我必須學習接受愛的能力。要能自在感恩的接受,而不急於即刻償還,兩不相欠。因爲,真正的愛從來都不是一種交換的關係。

 

瞥見,花束的背後

所以,我希望這一束花的致贈者會讀到我的感激。同時,我也要將這樣的感激,歸給超越花束背後的上帝。

謝謝這樣愛的訊息與提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alinglove 的頭像
healinglove

在囘家的路上,找尋祂的身影-- 安寧療護中的愛與殤慟。

healing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Dora
  • 自我檢視, 剖析, 到認識自己的優缺點, 是一個有趣但可能有點痛苦的歷程. 不過, 只有了解自己, 才能發揮潛能, 找到此生的 mission. 施與受, 都是福, 成就別人, 也成就自己.
  • well said ! "施與受, 都是福, 成就別人, 也成就自己" 。 這幾年,我從開始誠實的看待自己,感受神雖不動聲色卻極爲真實的醫治。是一段和著淚水與淡淡喜悅的逐漸清明,逐漸懂得人生的過程。 

    healinglove 於 2010/11/10 06:28 回覆

  • hcliu
  • 看完這篇文章後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著極度敏感的自尊心, 不習慣別人的幫助與給予, 當無法拒絶時就急於想加倍的回饋, 不想對人有所虧欠, 看來要學習接受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是不容易的,我得經常提醒自己,與愛連結需要冒險,一次又一次的看見自己真實的樣子,也讓關愛我的人看見我的掙扎。但是,我的信仰告訴我,在愛裏沒有懼怕,懼怕的人在愛裏未得完全。所以不管我曾經有多麽破碎,為了讓自己有機會成爲一個能夠在愛裏完整的人,我得要踏出習慣的安全範圍,給自己一個機會。
    給自己一個機會。 

    healinglove 於 2010/11/10 06:27 回覆

  • 小瓦罐
  • 喜欢这一句: 真正的愛從來都不是一種交換的關係。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