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後,有一種思念,清清淡淡的,沒有感傷或者悵惘。 當你回想的時候,只有嘴角微微揚起的溫暖與感動,以及眼底深處的清澈與明白。 

大學聯考時,她的數學考了九分,於是她離開臺北打包行囊來到中部大度山上詩人的國度,這所全臺灣最浪漫的山林校園。根據學長姐的說法,在這所大學裏,沒有修過戀愛學分的人是不能畢業的。 

當時年少春衫薄

那時的她呀,剛剛退去白衣黑裙的青澀,開始留起那种在風中會撩動少男心弦的飄逸長髮。在她踏進校園的第一天,就愛上了仿唐式沉靜的校舍,以及山中的夜晚裏,隨著微風流動的七里香氣。也是在同一天,她就打定主意要離開這個校園,因爲,她負擔不起這所知名卻昂貴的大學四年的花費。 

很快的,她找到一份山腳下,台中市區的家教工作,一周六天,包晚餐。每天傍晚時分,當薄霧裏的華燈初上,校園裏各樣精彩的生活才要登場。少男少女們會整妝顧盼,三五成群地在月光草坪裏或女鬼橋畔上談天道地,説痴說狂。 她總是匆匆忙忙的趕搭校園公車到市區裏給學生上課,然後再趕搭末班經校園的公車囘學校圖書館。 

圖書館是一個讓她覺得自在與充滿希望的地方。她有一個固定的坐位,靠窗邊,可以擡頭看見天空與飛鳥。每天下了班,她就直接走進圖書館,用剩餘的氣力準備一年後聽説錄取率不及0.01 的全國轉學考。如果不想接下來四年的晚上都這樣過,也不想在大學剛畢業就背負一身的債務,她必須離開這個詩人與戀人的境域。 

如果,那一刻 

在第二學期期中考如火如荼地進行的時候,她幾乎以圖書館為家。那一天晚上,圖書館就要關門了,她在伸展筋骨的時候,突然從眼角的餘光覺察到前方隔了約莫五,六排座位的方向,有一雙眼睛正注視著她。 

這個突然的覺察讓她迅速的紅了臉頰,匆忙收拾了書本之後,她快步離開圖書館。

平常她最喜歡在圖書館關門後,看著文理大道兩旁的燈火與樹影,哼著歌緩步走囘宿舍。但是,這一個晚上她步履匆忙,心上眼裏縈繞的都是那對陌生人的眼睛。其實,她什麽也沒看清楚。那晚,熄燈入眠前,她反覆地問自己,為什麽不看個明白再離開呢?  

接著幾個禮拜下來,她會偷偷的找尋那對注視她的眼睛。也許是擔心驚嚇了她,那雙眼睛和那個身影依然還在,只是坐得稍稍遠了點。那樣的距離讓她覺得安心,那樣的注視讓她感到喜悅。

 一個黃昏,她坐在圖書館外的階梯乘涼,那個黃昏啊,因爲颱風即將來襲,天空的雲霞紅得令人心裏發慌。突然,她感覺有人自側面向她走來,眼角的餘光告訴她,這個靠近她的身影就是那雙眼睛的主人。 

該怎麽囘應他的第一句話呢?該怎麽擡頭,怎麽微笑呢?她的臉啊,紅得像天空的雲霞,心裏慌得如野鹿奔撞這一次,一定,一定要看清楚他的樣子啊!  

接著,他站在眼前了。就在他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她股起勇氣從階梯上站起來,轉身的霎那間,她閉上雙眼,快步走囘圖書館,留下一雙望著她背影離去的目光。 

回到圖書舘的座位上,一條握在手心的絲絹擰得像她的心一樣淩亂。她懊惱的問自己,為什麽走開呢?如果現在走囘去,他還會站在階梯上等她嗎...這時,校園的鐘聲提醒了她,必須暫時把這個奢侈的想法放在一旁,如果不立刻飛奔到公車站牌前,她就會錯過今天晚上的家教。 

後來,每當她走進圖書館,坐下之前,總會仔細巡視她周圍目光能及之處,希望能再遇見那個身影,那雙眼睛。 

期末考結束後,圖書館裏,只剩零星的書還留置在少數的座位上。學校放假了,她也暫時停下家教的工作,距離全國轉學考試還有兩個星期,除了三餐與睡眠時間之外,她幾乎不曾踏出圖書館。 

像每一囘將近黃昏前的下午一樣,會有人走過窗外的小徑,進入那片約莫15分鐘路程的相思樹林,前往東海別墅區的閙街用餐。那天中午,在她靠窗的座位旁,不經意間,她驚喜地發現那個消了的身影正經過那條小徑。 

不能,絕對不能再錯過了。既然自己不是那種能勇敢飛奔到他眼前的性情女子,只能想著怎麽讓自己與他在相思樹林裏相遇。於是,她忍著飢腸,過了大約一小時,如果他是去用餐,那麽也該是囘程時候了。 

走進了相思樹林,她特意放慢腳步,希望可以有那麽一刻,就那麽一刻,放開所有的羞赧與矜持,看清楚他的神情與模樣。今天,這條走了幾百囘的林道,就像其他的日子一樣,沒有比較特別.只是這個時候從搖弋的林葉間透出的金黃色光影,亮晃晃的,好幾次札得她必須閉上眼睛。 

終于,他的身影自前方緩步走來。她心喜自己在時間上的算計沒有失誤,同時,她決定在他距離自己五公尺的時候,不管臉頰有多紅,她就要擡起頭注視他。只要他開口說話,不管自己心有多慌,她一定要停下腳步囘應他。 

終于,他走近了,她也擡頭了... 

今天,這條走了幾百囘的林道,就像其他的日子一樣,沒有比較特別.只是,這個時候從搖弋的林葉間透出的金黃色光影,亮晃晃的,札得她完全看不到在正前方的影像。同時,那閃耀的金光也讓她不自覺的轉頭躲避那種眼睛無法承受的刺痛。 

擦身而過的那一刻,她期待他能說句話,就那麽一句讓自己有理由停下腳步的話。 

然而,他只是沉默的走過。在他們曾經最靠近的那一刻,兩個人在同一條相思路徑上分道揚鑣。 

 

我們會再相遇

放榜了,可能因爲不用考數學,所以她轉回臺北,進入了羅斯福路上的杜鵑園,繼續大二的課程。這所擁有全台灣最多資源的國立大學,讓她可以喘息,可以不再需要為昂貴的學費犧牲大學生活裏該有的樂趣。 

離開大度山的那一天,她的女同學騎著摩托車載她直接上東海別墅用餐餞行。

想再走一囘相思樹林嗎? 她的同學知道這個未完成的事件,體貼的問她。她搖搖頭,說了聲謝謝。 

這是她最喜歡的一家水餃店,曾經和幾位男同學在這裡比賽過吃水餃喝酸辣湯。在後來的日子,不管在臺北或美國,她都不曾再找到那麽令她着迷的滋味。 

在她們付完賬就要離開的時候,自動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沒有任何預期和準備,他們終于見面了,兩個人在門口僵了一會兒,不知道該進還是該出。在他正要開口的時候,她的同學崔促她趕快坐上摩托車,因爲她得趕到台中車站搭乘囘臺北的火車。她側坐上車後,環抱了同學的腰,在耳邊說著,看見他了我終于看見他了。在摩托車即將行駛的那一刻,她轉頭回望,發現他還站在門口。這次他們都沒有再移開凝視彼此的目光,也沒有揮別,直到隨著距離的移動,再也看不到彼此的影像。

“我們會再相遇嗎?請跟我聯絡。”

臨上火車前,她在一張照片的背面寫上自己的姓名和電話。她仔仔細細的描述著他的形影與像貌,請她的同學在校園裏替她找尋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有一天,在校園裏遇到他,就把這張照片交給他。 

這所全臺灣最浪漫的山林校園,這個詩人與戀人的國度裏,根據學長姐的說法,沒有修過戀愛學分的人是不能畢業的。那麽,她帶著這樣的牽掛離開了,不知道算不算是提前畢業呢?

回到台北之後,因爲那樣的牽挂,她的眼裏心上除了最後見他的那一個影像,再也沒能容納那些在她心扉前駐足的過客。直到隔了年的暑假,在台大校園對面一間擁促的書房,在一個轉身,不小心撞上了一位讀四書五經彈搖滾貝斯的男孩,他用如陽光燦爛的笑容和像微風一樣溫和的性格開啓她緊掩的心門。

大學畢業那年的十月,因爲一位聰慧女子的忠告,請她要捨得。她於是在倉皇間捨了過腰長髮,捨了離記憶太近的居所與工作,捨了捧在手心鑲在胸口的愛情。

多年以後,在愛過痛過,在夢過許多的夢,在生命的道路上踫撞跌倒過之後,十字架上的愛成爲她生命中唯一的追求。

此情可待成追憶

那一個主日崇拜,她負責接待新來的朋友,聼眾席上來了兩位看起來像是情侶或夫妻的陌生訪客。大概是那可掬的笑容讓人感到親切,她縂覺得見過他們。後來這對剛訂婚的情侶就留在她的教會裏,她和他們成爲朋友,在幾次團體的餐聚中知道了自己和那位新來的弟兄彼此都讀過大度山上那個有著相思樹林的大學。

其實,她和他們並不特別的親近,因爲一個放在心中的疑問,她刻意和他們保持一個友善的距離。幾次特意躲開那幾乎就要證明心中疑問的一種注視,同時也感受到那位新來的姊妹眼神顧盼中的微妙的關注。有一囘這位姊妹和她在速食店裏聊天,那位姊妹談到他們雖然訂婚了,但是不明白為什麽弟兄沒有意思籌辦結婚事宜,說著,就在她面前紅了眼眶。 

自此之後,她盡量避免在姊妹面前與弟兄交談。

幾個月後,教會舉辦了一場婚禮,那位姊妹剛好因公務出國,她和那位弟兄被編排在同一組,兩個人一起負責站在婚禮入口處迎接觀禮的來賓。在所有賓客就座後,他們繼續站在門口,面向講臺觀賞婚禮進行。

那是一個充滿百合花束與玫瑰的婚禮,象徵純潔愛情的美好。在一幕幕深情的幻燈片介紹著兩位新人相遇相識的過程時,又許多賓客頻頻拭淚。

以前,你經常在圖書館裏看書,是嗎? 他突然轉過身看著她,問了这樣一個問題。

這是一個很簡短的問題,在那很短的時間裏,她的腦海中流動著一幕幕打在心版上的回憶。

在圖書館裏第一次相遇,如果,那一刻她不匆忙地離開他的視線...

在階梯上第二次相遇,如果,那一刻她不突然轉身走開...

在相思樹林第三次相遇,如果,那一刻金色的陽光不刺痛她的雙眼...

在東海別墅的餐廳前第四次相遇,如果,那一刻她不跳上坐車...

如果他在她全心等候的那一年收到那張照片...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在咖啡座上,那位姊妹紅著眼眶的神情...

這是一個很簡短的問題,在那很短的時間裏,她仿佛明白了這是他們生命地圖中從來無法改變的行進方向。

以前,你經常在圖書館裏看書,是嗎?他沒有轉身,還在等待那個答案。

沒有啊。這是她用盡所有的力氣給出的回答,眼睛直直的盯著前方的十字架。 

他沒有立即挪開注視她的雙眼,又過了一囘兒,他才慢慢的轉回頭繼續面向講臺觀看婚禮。 

這是一個令人動容的婚禮,當新郎揭開新娘的面紗時,那深情相視的微笑,讓她的眼睛也溫熱了起來。

之後他們便不再有什麽交談了,即使在教會遇見,也只是點頭微笑。過了半年,她離開台灣,在聖誕節前,她接到那位姊妹的電子郵件,謝謝她曾有的傾聽與支持,他們已經結婚了。

多年以後,有一種思念,清清淡淡的,沒有感傷或者悵惘。 當你回想的時候,只有嘴角微微揚起的溫暖與感動,以及眼底深處的清澈與明白。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3-2.jpg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 5.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alinglove 的頭像
healinglove

在囘家的路上,找尋祂的身影-- 安寧療護中的愛與殤慟。

healing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pch
  • 想念您很久了!!

    曾經多次在網路上搜尋過您的名字
    但是一直不確定是否是您~在遙遠的美國
    但是今天終於搜尋到這個部落格看到照片後
    確定一件事情~我找到您了!!
    我是瓊慧~還記得我嗎?住在花東縱谷裡的瓊慧!!
    很想念您!!希望您一切安好~~~~~~
  • 瓊慧,是我在義張值班的瓊慧嗎?那個純真樸實得像野薑花的瓊慧嗎?如果是的話,請和我連絡:cweishanyahoo .com .
    ( 萬一不是, 請原諒我年紀大了,記性不若以往,請多給我一些綫索,我會想起您的,也謝謝您的祝福與想念!)

    healinglove 於 2010/10/11 00: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