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忙著跟時間賽跑,常開著耐用又忠實的二手白色Toyata Corola ,在加州中谷區滿是大卡車奔騰的99號高速公路上疾馳。那時,我是如此年輕,如此熱情,單純無懼的生命裏還未經收過太多的風霜。日裏,夜間,我像是個馳騁風沙的銜命騎士一般往返於不同的病家與喪家, 希望在臨終的病床前,遞送一點點安慰與陪伴,或者在無從言喻的哀慟時分,提供一處可以放聲哭泣的肩膀。為了我所相信的安寧療護,我所照顧的末期病人,我總是希望,在每一份因緣交會的生命幻化之前,再為他們多做一點什麽。 

 

healing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